您的位置: 泰州资讯网 > 星座

阳世鬼差 第十三章 转世灵童走失

发布时间:2019-10-12 21:05:13

阳世鬼差 第十三章 转世灵童走失

他説了这么多,我也算明白了一些,太爷爷当初留下的因,使得我们数代皆是贫困人家。到了我太爷爷那一代,他也是有道行的人,承接了因果,却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没有了却,后世之人更加贫苦。

到了我这一代刚好一些,却又是一个新的开始,能否改变后世命运,皆在我身。

想到此,我心中像是压了一座山,让我很沉闷。老祖是何等人物,都只能改变后世子孙的贫苦,来躲避因果,太爷爷能留下仙印定然也不同凡响,连他二人都没有办法做到的事,凭我一个半吊子,可能吗?

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怪不得老祖都要显灵给我传话。

我又问林锋,我现在是地府的鬼差,家人会得到恩惠,与这个有冲突吗?

林锋説:“先有天后有地,地府之事天道会给diǎn面子,但也只有此一代,下一代人还是难逃因果轮回。”

我闷声説明白了。接着便是一阵沉默,我在为这事发愁,林锋则不知在想什么。

临睡前,林峰告诉我,不要多想,凡事皆有其定数,你有气运加身,凡事皆会迎刃而解,船到桥头自然直。

我表面上diǎn头説:“我都知道,不会多想。”其实心里在苦笑,什么气运加身●≤,ww$w,皆虚妄耳。

除掉了厉鬼之后,我又清闲下来,虽然还有些事情不明,比如黄皮子为什么会来救三婶,书生鬼説的流于坡下面十丈的宝贝又是什么,这两件事我也想了想,因为想不明白最终抛之脑后。

老祖给我留下的难题已经让我无法去想别的了,还有什么事情比后世子孙的命运更重要?

因为林锋的到来,我二人搬到了城里那栋房子居住,三室一厅的精装房,各种家具齐全,老妈在这住了一晚,就给我打扫的干干净净。

我本来寻思着,让老爹老妈搬来住,家里的房子先空置着,谁知道他们説什么也不愿来,在家住的安心,后来我也放弃了。

过了一周的寂静日子,林锋在一次收魂回来后,跟我説遇到件麻烦事。

我问:何事?

他无奈的説:“收魂的时候,被人看到了。”

我大为吃惊,説怎么可能,莫非是个道家高手不成?他説不是,是死者的儿子,年约十岁,天纵奇才,天眼未闭,骨骼上佳,是个好苗子。

我笑着説:“怎么,你还动了收徒之心了?”

他摇头道:“我倒是有这个想法,但他看到了我,就不能再于我见面,如果认出了我,我只能将他带回地府。”

我若有所思的diǎn了diǎn头,世人有传闻夜遇阴兵过路则必死无疑。鬼差收魂之时,阳世之人或许在某种特定的情况,比如打雷闪电,影响空间,能被看到。然遇到这种事情,那个看到的人基本就活不成了,地府要保持神秘,不能被宣扬出去。

就算道家高手,也会在感应鬼差来临时,退避三舍,不愿与其相遇。如果是呼唤鬼差,则另算了,收魂的时候算是公差,看到了最起码也得给个妨碍公务的罪名。

林锋心软不愿意累及无辜,所以并没有收走他,但如果阳身也被他看到

,不收也不行了。

林锋直道可惜,没有早diǎn发现他,不然我这一身道行,也算后继有人了。

这事本来我也没当做什么大事,过后就忘了。但此事过后的第三天,林锋神色木然的回来,我看着不对劲,再三追问下,才知道他遇到了那个xiǎo男孩,而且男孩也认出了他,哭着让他还回爸爸。

我怔怔的説:“你打算怎么办?”他淡淡的説道:“地府之规不可违,今晚就带他走。”

我大惊失色,説你疯了吗,他还是个孩子,地府应该不会怪罪吧。林锋面无表情的看我一眼説:“会,地府无情,任何人在它们眼中,都是一缕魂罢了。”

我急急説道:“你真要收?这可不像你啊,滥杀无辜。”他静坐不语,让我担忧。

一下午我们都在沉默中度过,夜晚降临的时候,林锋独自回到房中,锁了房门。我敲了半天无果,也急速回到房中,魂魄出窍。我穿到林锋房中,发现他已经魂魄离体,我急不可耐,沟通吏字让他帮我查查附近鬼差的位置。

吏字给我的回应,在我们附近百里外除了我,还有两个,其中一个离我不远,还有一个则处于数十里外山村之中。

离我最近的十成十就是林锋了,我赶忙循着足迹追上去,在半路的时候,我看到他停了下来,离我只隔了几条街。

我以极快的速度追上去,到了目的地的时候,一头钻了进去。进去之后,定睛一看,林锋与一个xiǎo孩正看着我,他们相对而立,都是面无表情。

那xiǎo孩十余岁,站在床边并不害怕,长得白白嫩嫩的,模样甚是讨人喜欢。他看到我后,用稚嫩的声音问:“你也是来杀我的吗?”

我干笑一声,走过去问:“xiǎo朋友你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

他説我知道,你们是鬼,可我不怕,从xiǎo到大,见的多了,有很多都比你们长得难看。

我苦笑一声,温声説道:“你就当做没有见到过我们,好不好?不然哪位叔叔可是会带你走的哦。”

xiǎo孩双眼一蹬,指着林锋説,他带走了我爸爸,只要他将我爸爸还回来,我就可以当做没有见过,不然我永远也不会忘记你们。

我看了看一动不动的林锋,无奈的説:“你爸爸时辰已到,下了地府,我们也没办法,这都是天意,你不要怪他。你现在还xiǎo,等你长大了自然也会知道。”

xiǎo孩双手握拳,泪水开始滑落,哽咽説:“我不听,我就要爸爸回来,爸爸走后,妈妈每天都在哭,我不要妈妈伤心。”

他这话説的我心酸,换位而言,如果我遇到他这种情况只怕会比他更疯狂,所以我也能理解。不过我十岁的时候,绝不如他,那时的我一听到关于鬼的事情,就吓得半夜睡不着觉,更别説面对两个陌生鬼差了。

林锋轻声説,好,我带你去找爸爸,跟我走吧。他説着就要上前去碰触那xiǎo孩,我一把将他推到一旁,大喝:“林锋,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林锋没有理我,我转过身来笑言安慰,并伸手去抚摸那xiǎo孩的头。

“别碰我!”就在我手掌刚要碰触到他脑袋的时候,xiǎo孩突然凶巴巴的对我吼道,且他的身体突然发出金光,尤其是脑后,诞生出一个如同他头颅大xiǎo的金色光环。

我忙缩回了手,看的目瞪口呆,直到回过神来才结结巴巴的问林锋:“这这是?”林锋并没有太多惊讶,静静的看着这一切。

我看着这xiǎo孩,脑海中渐渐浮现四个字:转世灵童?

咔嚓,房门被打开,一个颇有姿色但面容憔悴的少妇走了进来,她看着xiǎo孩道:“凌云,怎么了?”并没有察觉到我们的存在,也没有看到xiǎo孩脑后的光环。

肉眼只能看见虚妄,心地法眼彻见实相,此光凡人难以看到。

那个叫凌云的xiǎo孩,扫了一眼我俩,然后跑到少妇跟前,牵起她的手,露出天真的笑容,説:“妈妈我没事,你先回去睡吧。”

少妇溺爱的捏了捏他的脸蛋强装笑意説好,但眉间带着的一丝哀伤,我看得清清楚楚。少妇离去之后,凌云又再度怒视我们,压低了声音,説让我们快diǎn走,他不想看到我们,且脑后光环越加强盛。

我忙説:“好,我们马上就走,明天再来拜访。”説罢拉着林锋就此离去。

佳木斯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邵阳治疗早泄费用
保定妇科医院哪家好
佳木斯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邵阳治疗早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