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泰州资讯网 > 美食

死循环

发布时间:2019-09-14 08:59:27

偌大的实验大厅中只有一个男人,男人穿着一身深蓝的实验服,他带着一副眼镜,眼镜片后面的眼珠中充满了血丝,实验室里虽然是灯火辉煌,但也不难发现这是全封闭式的实验室,男人并不知道现在是白天还是晚上,因为一直都在忙碌着,他甚至都没有空闲扭头去看看挂在墙壁上的钟表。
这个实验室是男人的个人财产,男人名叫高岩,曾经拥有过自己的工厂,也结过婚,但后来又离了,没有孩子,人们大都以为他离婚的原因一定是因为长时间呆在实验室才导致婚姻破裂的,实际并不是这样,离婚前他是热爱生活的,只是大家都不知道他离婚后就直接宣布工厂倒闭,然后义无反顾地一头扎入到实验室中,他不与人说这些自然就没有人知道。
高岩将戴在手上的护具取下,然后从面前那洁白的巨型设备中取出一个主板芯片,他看着这个芯片,擦了一把汗水,“呼,最关键的一步,总算完成了!”他来到休息区域,从冰柜里拿出一块面包吃了起来,喝了一杯用微波炉加热的牛奶,然后将眼镜取下来,揉了揉脸。
“嘀,嘀!”身边忽然响起两声电子铃声,随后一个光幕显示屏从旁边弹了出来,一对老人出现在屏幕里,只见那位头发半白的中年男人开口说道:“高岩,晚上回家吃顿饭吧,你妈说很久没见到你了,想你了。”
“哦,好的,老爸,我知道了!”高岩简单回应了一句,又吃了几粒白色药片,随后回到实验室,来到中间的巨型设备旁,从托盘中拿起主板芯片小心翼翼地向一边走去。
“嘿,臭小子,你记住没有!”光幕显示屏很快就切换到高岩面前,父亲显得有些生气。
“好的,好的,我记住了,晚上,回家吃饭。记住了,放心吧,我不会忘记了。”高岩随口应付道。
“算了,随你吧,记住啊,晚上要回来吃饭。哦,对了,还有,现在是上午十一点,你要在下午八点的时候回来啊,别把时间记错了啊……”
紧接着母亲的唠叨声就传了出来,“你看看孩子他到底是怎么了,跟疯了一样,都怪你……”
“我怎么了?你要是少唠叨两句,岩岩当初也不会离婚,也不会整天躲到实验室里……”
高岩听到这句话,忽然停下了脚步,看着光幕显示屏里的两位老人,无奈地叹息道:“爸,妈,这谁都不怪,一切都是我的决定,我不想推诿什么,我只是做了些我想做的事情而已。好了,我知道了,晚上我回家吃饭,我先忙了,再见!”
一挥手将光幕显示屏关掉,高岩拿着主板芯片来到了实验室的一角,这里有一个用特殊透明材料制成的隔离室,他来到隔离室的左侧,通过生理识别系统及手动密码解锁后,在那里打开了一个电子门,他走了进去,电子门随后关闭。
在隔离室正中间有个明亮的台子,台子上站立着一个奇怪的四脚物品,样子和四脚哺乳动物很相似,其外表被一层合成无机纤维覆盖,通体黑色,略显粗糙,一看就是机械制品,体型与壮硕的猎犬一样大;在靠近电子门的地方那里有一套生物仓设备,但因为被盖子遮挡着不能看见其内的东西,与之相连着的是一套数据控制设备。
高岩用手在四脚机械物的后脑位置按了一下,随后,它的后脑表层外翻,紧接着伸出一个卡槽,他将手中的电子芯片放入这个卡槽中,不大不小正好合适,然后将一切回归原位。
高岩又从一旁数据控制设备那里拿出好些样式不同的数据线插头,随着他的操作,四脚机械物的身体各处纷纷出现了各种各样的插口,将这些数据线连接到四脚机械物身上,他来到生物仓旁边,一番操作下,生物仓的盖子被打开,在盖子下面还有一层玻璃,在玻璃下面竟然躺着一条黑色的大狗,大狗身上连接着大量的各式线路,从生物仓的生命显示仪上可以看出它的生命特征快趋于没有了,这条狗已经奄奄一息,濒临死亡,如果没有这个生物仓,只怕它早已死去多时了。
“黑毛,你老了,我知道你本该就此离去,但我不想让你走,也请你原谅我,抱歉了,不久后我也将要离去,你要好好活下去,希望你能喜欢这个全新的身体,全新的你!”高岩将盖子合上,深深吸了口气,随后他来到数据控制设备前面,忙碌起来。
他如同废寝忘食一般,一边忙碌着一边自言自语:“把生物神经反射模式模拟到电子程序中有点麻烦,我先想想……一只狗的动作有很多,这里每一个动作的完成程序和命令程序不能冲突和混乱,黑毛依靠嗅觉判断事物的习惯到底会不会随着它反射系统的变化而改变,又或者是完全失去这个兴趣,还有,生物反射原理与‘黑毛-I’差距很大,它要接受不吃食物,不排泄,没有繁殖……这该怎么改变呢?有些麻烦,要不就那样做?算了,就这么做吧,隐藏掉黑毛原有的记忆,启用II类程序,用电子模拟人工记忆来代替生物的原本记忆,对于黑毛来说如何适应这应该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希望它能早点习惯,不要出现死循环……”
在进行这项实验时,高岩一直都很矛盾,他不知道这么做到底会为黑毛造成什么后果,但是他又不得不这么做,不然它就会死亡,为了黑毛,也是为了自己的理想。每当遇到问题时,高岩都要自言自语很久,这项实验在整个世界都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他能够坚持着将这项实验走到这一步,并不容易,其中有很多道德约束,也有很多对未知领域的恐惧感,但他却顶着压力,坚持着走到最后。
“六点了!”看了看时间,高岩松了口气,因为他终于完成了实验的最后一步,随后他将插在四脚机械身上的各种数据线拔下来,再三思考下,通过授权识别,他按下了“黑毛-I”的程序启动按钮。
“呜……”程序启动后,“黑毛-I”在第一时间发出了狗类特有的悲鸣声,就像是被主人遗弃的狗总是在夜深人静时孤独的哽咽。
但这声音听在高岩耳中却是异常的亲切,他不顾“黑毛-I”冰凉的身体,将这个机械家伙抱到怀里,“黑毛,你记得我么?还记得我们曾经一起生活的日子么?”
“汪……”在程序控制下,“黑毛-I”模拟着发出了清脆狗叫声。
“哈哈,你一定是,还记得这些,真是太好了。”高岩欣喜若狂地将黑毛抱在怀中,“哈哈,这真的是个好消息,你还是一如既往的那么聪明,只是你有点太重了!不过我依然很高兴,这样我们就可以和以前一样彼此照顾生活了!”
“汪汪……”回答他的依旧是清脆的狗叫声。
“太好了,黑毛,来到地上走一走,跳一跳!”高岩将它放到地上,来到隔离室外面,然后转身看着“黑毛-I”,“来啊,走两步,感受一下!”
“呜……汪……”黑毛在毫不迟疑地迈开步伐向高岩跑去,机械脚掌落地发出了“当当当”的声音,听到这声音后,它却猛地停了下来,然后不解地看着高岩,显然它还不习惯现在所拥有的机械身躯。
看到这一幕,高岩想笑但又没有笑出来,他却恍然大悟道:“哦,我真是糊涂了!”随后他来到“黑毛-I”身边,在黑毛的头顶上摁了几下。
随后“黑毛-I”的整个身躯都开始发生改变,只见那些原本覆盖在它身上的无机纤维开始发生变化,他们在慢慢地朝着一个方向有序排列,纷纷倒伏,如同生物毛发一般;而它的脚掌也同样发生着变化,只见其脚掌下面逐渐被一层厚厚的灰色无机胶体包裹起来,其样子与真实的狗脚一模一样,经过这么一番变化后,最后“黑毛-I”俨然就变成了一条真实的狗,虽然样子与原来的样子不尽相同,但这并不妨碍高岩对它的喜爱。
“好了,黑毛,再感受一下!”高岩又按下一个隐藏设置按钮,将它身体上所有的按钮和插口都隐藏了起来,然后期待地看着“黑毛-I”,“在这个世界上,你可是犬类世界中的独一无二,最厉害的一条狗呢!”
“汪……哈……”“黑毛-I”做出了伸舌头的动作,它摇了摇尾巴,然后慢慢地向隔离室外面走去,渐渐地,它就熟悉了这副新身体,然后它逐渐加快速度,在实验室里小跑起来。
“太好了,我成功了!”高岩自言自语道,语气中充满了兴奋。
“嘀嘀!”就在这时,光幕显示屏再次弹了出来,屏幕里出现了一个中年男人,“高岩啊,这都七点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啊,饭都快做好了,你妈今天很高兴,特意烧了你最喜欢吃的菜,现在就等你回来吃呢!”

篇二:认知生命

“哦哦,我知道了,老爸,我这就回……啊啊……”将显示屏关闭,高岩觉得了却了一桩心事,心情自然大好,一句话还没说完就打了个哈欠,显然这些天为了黑毛的事情他没少操心。
“黑毛,我得回家了,你要帮我看好实验室哦,就像以前那样知道么?”高岩叮嘱一句便向实验室大门走去。
“汪……”回应他的是一声犬吠,高岩又回头看了看“黑毛-I”,见它果真如往常一样蹲坐的地上,听候自己的命令,他笑了笑,然后来到实验室门口,在大门那里有一个非常奇怪的东西,像是交通工具。拥有可以让人骑坐的位置,但底部却是平坦的,没有轮子,再其底部前后分别有两个小型涡轮喷气引擎。
尽管它的样子有些奇特,但对于这个时代的大多数人来说,大家都知道它就是一个摩托飞艇,利用电磁悬浮原理以及喷气推进的原理。这种新式交通工具的设计者中就包括高岩,他为其提供了解决自动化平衡的难题,从中还获得了丰厚的专利资金。
高岩换了身灰色运动服,骑坐在摩托飞艇上,带上头盔,通过生物识别,飞艇自行启动了,只见其底部忽然间光华闪烁,摩托艇慢慢悬浮,离开地面上升到三十厘米高,紧接着,实验室大门在自动化控制中逐渐打开,摩托飞艇底部的喷气引擎开始启动,载着高岩向大门外飞去。
“汪汪……”耳中传来了“黑毛-I”的电子声音,高岩回头看了一眼仍旧在摇尾巴的“黑毛-I”笑了笑,然后猛然加速冲出了实验室,随后实验室大门关闭。
出了实验室大门,高岩骑着摩托飞艇顺着一条旋转的坡道快速向上飞去,不过几分钟便飞出了这条旋转坡道,通过一扇气压门,来到了地面上,沿着地面上的公路,高岩快速离去。
在他离去的地方,屹立着一座废弃的大型建筑,建筑的楼体布满了灰尘,在某些房间窗户上的玻璃也都破损了,但在建筑顶上还可以清晰的看到一排大字——高氏生化及机械开发公司。
高岩的实验室距离父母家虽然并不近,但摩托飞艇的速度很快,只是十多分钟的时间,他就飞回了家。父母名下有不少产业,很富有,他们住在郊区,清静而不偏僻,城市里很多有钱人都喜欢居住在这里。
他将摩托飞艇停放在自家院子里,然后走入到那栋灰白相间的别墅中,当他回到家的时候,母亲已经做了丰盛的晚餐,两个老人就一直坐在饭桌前等着他回来。
“爸,妈,我回来了!”高岩进入家中首先向两位老人打起招呼。
“回来了,快过来吃饭!”目前迎了过来,“岩岩,可别累着自己啊,你的身体本来也不好,最需要休息的。”
“没事,我能扛得住!”高岩点头回复着,然后跟着母亲向餐桌走去。
“儿子,回来了,记住啊,平时可别忘记吃药啊!还有平时要多注意休息!”父亲坐在餐桌旁,静静地等着他的到来,“其实,我们也都接受了这个现实,人啊,活着就这样,快乐就行,哎,做了一辈子的生意,最后也终究会失去的!”
母亲正在叮嘱家里的保姆赶紧把碗筷准备好,但听到父亲这么一番感慨后,便制止道:“我说你,孩子回来了,你就别总是说这些丧气话行不?”
虽然现在很多人类家庭中都拥有人工智能“保姆”,但高岩的父母却不怎么喜欢那个玩意,用他们的话说,就是那东西看着别扭,思维呆板,行动僵硬。在家里即使是必须需要工人做活,他们也只雇佣人工劳动力,一直以来两位老人都雇佣着一位保姆在家照顾他们。
“没事的,老妈,老爸说得挺对!”高岩从母亲手里接过饭,然后坐在父亲身边,“道理,我们每个人都懂,我这病也有很多年了,一直都没有断过药,但谁都明白,终究有一天我会忽然离去,算了不说这些了。”
“来吃饭,今天的菜都是你平时最喜欢吃的,来尝尝这个!”父亲见气氛不对,赶紧转移了话题。
“嗯!”不知为什么餐厅里的气氛忽然压抑起来,父母二人时不时还会说着一些轻松的话题转移高岩的情绪,但他却只是不断地点头,因为他的思绪早已飘到很远的地方了。
“爸,妈!”高岩吃过一碗饭,便不再吃了,放下碗抬起头看着父母。
“嗯,怎么了?”母亲皱着眉毛神情紧张地看着他,“是不是头疼了,不舒服?要是实在不行,就去医院疗养一下吧!”
“没事,我只是想和你们说些事情。”高岩像是做出了很大决定一般,然后示意保姆暂时回避,见餐厅里只有自家人时,他才接着说道:“爸,妈,我想你们都应该知道了,无论我们怎么努力,我还是到了脑瘤晚期,科技发展到这个时候,无论我们人类怎么努力,脑瘤一旦发展到晚期,终究是不治之症,我觉得我的时间可能不多了,我现在只能用药物克制着,或许是因为我整日过度劳累的原因,我的用药量一直都在增加,我想……”

共 9 29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无论人类怎样进步和蜕变,人性之中各种最原始的需求依然会存在,理性并不能磨灭或者代替感性。文章是很精彩的科幻小说,“科”的部分非常细致,如同一个真实事件剪切,科学、形象地深入生活本身。小说的无限向内,人物心理与精神,本我、自我、超我之间的挣扎,与科学技术的碰撞,构成一种对人类科学发展观的捉摸与探讨。通篇语言流畅,高岩为了黑毛不惜以身试验,最后离去之时下意识地想念母亲烧的菜,是情感与心理的直观表现,引人思索,推荐阅读。【编辑:凌泽风】
1 楼 文友: 2015-07-27 10:14:16 文章写得越来越好了哦,写内心,比曲折的情节更自然。 人生无根蒂,飘如陌上尘。分散逐风转,此已非常身。落地为兄弟,何必骨肉亲!得欢当作乐,斗酒聚比邻。盛年不重来,一日难再晨。及时当勉励,岁月不待人。
回复1 楼 文友: 2015-07-27 10: :09 风的按不错啊,谢谢你,回头扣你一瓢
2 楼 文友: 2015-07-27 10:27:21 粗略看完。我该去补梦的解析了。哈哈。
回复2 楼 文友: 2015-07-27 10: 1:54 梦的解析,去学吧
 楼 文友: 2015-07-27 16:49:57 浪子典型的恩将仇报,人家按写得好,你扣人家一瓢。那是给你定制的,哪有人敢享用?话说这篇文真的不错,我还没看完,等我找点时间,找点空闲,认真看一看,找点小钉子出来扎你。
回复  楼 文友: 2015-07-27 19:2 :11 好等着你来,就怕那针扎不动我的皮啊
4 楼 文友: 2015-07- 0 22: 8:49 个人比较欣赏浪子此文,文章读完能够让人安静地思索一些东西,一些值得捉摸的元素。文章走向人物内心,在时代发展的趋势下,无论科技多么发达,人类多么强大, 我们 依然还是人,依然有无法解决难以面对的问题,依然有浓烈的情感,有不切实际的想法、义无反顾的行为以及潜意识之中的渴望 几个点与面结合恰到好处,心理学的运用上颇见色彩。个感有关道德的点到即止的议论性句子可以适当省略或者作淡化处理,兴许会更含蓄、内敛。问好浪子,点赞。 人生无根蒂,飘如陌上尘。分散逐风转,此已非常身。落地为兄弟,何必骨肉亲!得欢当作乐,斗酒聚比邻。盛年不重来,一日难再晨。及时当勉励,岁月不待人。
回复4 楼 文友: 2015-07- 1 08:25:06 含蓄内敛,哈哈,谢谢你的提醒,我回头修改一下,去纸媒看看小孩子经常流鼻血
孩子流鼻血怎么办
孩子眼屎多
宝宝中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